• 400-083-9969

没有合理商业模式,就没有天基宽带互联网的生存

文 | 李刚

转 | 《卫星与网络》

在十月底结束的卫星应用大会上,不出所料地,天基宽带互联网的有关技术成为了讨论和展示的重点。在全球经济惨遭疫情打击的2020年,卫星产业成为少有的亮点之一。低轨道宽带互联网星座的普遍部署,似乎也让卫星领域的人们看到了进入投资和消费主流的希望。


2020中国卫星应用大会

其实在这一年,引领产业增长的低轨道互联网星座发展也并不顺利。西方疫情爆发后不久,一网公司就因为大股东软银的撤资而申请破产保护。星链星座的部署同样遭受了疫情的影响,马斯克在封城后不久,公开向加利福尼亚州政府施加压力,才换来了提前复工,基本保住了卫星发射和星座部署的进度。

这就为我们清晰地解释了天基宽带互联网为什么可以克服疫情影响,在尚未盈利的2020年依然得到广泛的支持和投资。这个产业有清晰的客户群体和商业模式。疫情引发了人们对各种远程工作方式的强烈需求,教学、会议甚至现场操作,都大量地从线下移动到线上。在宽带网络覆盖率并不算太高的国外,线上操作面临着巨大的带宽压力。因此,对天基宽带互联网的需求广泛存在于2C和2B、2G市场上。马斯克已经为星链服务给出了月租99美元的价位。对于美国和欧洲来说,这个数字和手机4G、地面宽带入户基本上处在同一个水平,是可以接受的。


SpaceX致客户信,称Starlink服务月租99美元

这样的市场前景和商业模式,对国内的天基宽带互联网卫星运营商来说,未必是存在的。到目前为止,国内已经部署了数颗静止轨道的宽带互联网卫星,业务局限于2G和2B市场。这两个市场当然非常重要,但也决定了对卫星带宽的需求是有限的。2C市场的准入问题和商业模式问题一直没有解决。国际市场上低轨道宽带互联网星座的兴衰,对中国供应商来说——无论国有还是民营——看起来都没有直接的借鉴意义。这种情况在卫星电视直播产业当中已经有过先例了。前因后果,业界的资深人士都很清楚,这里不再赘述。

如果中国的天基宽带互联网无法按照国外的模式来发展,那么就一定要寻找一种适合自己的模式。即使短期内无法突破政策限制去开发2C市场,也要设法接地气,把2B、2G市场进一步下沉,把服务对象从总部、市政府、省政府,下沉到SOHO、农场、区政府、街道……这样的层次。这并不是做不到的,在国内市场上,天基物联网的成功案例已经存在了,例如,这家企业用低成本的小卫星和很小的带宽,为航运等业务提供了信息化的全球集装箱跟踪手段。如今全球产业链受到沉重打击,中国成为唯一具备充足产能和完整供应链的国家,导致了离岸集装箱需求空前旺盛,也为这些企业带来了广阔的市场。

必须指出,近期我们已经听到了一些不利于自主低轨宽带互联网星座发展的消息。如果业界不能适时找到新的模式,来为自己的行业开辟蓝海市场,历史的车轮又要抛下我们滚滚向前了。我们还是可以用卫星电视直播来作为例子,在移动互联网和光纤入户高度发达的今天,城市有线电视的装机率和开机使用率都相当难看,就算有关部门彻底放开城镇居民装“锅”,有多少人会对它发生兴趣呢?

随着“星链”的快速部署,留给我们寻找成功模式的时间并不多了。业界还是应该放下各种门户之见,首先把行业做起来,然后才有讨论企业生存与发展的语境。